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梅花君子

因为平凡,文字因此亲切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梅花君子,原名王海,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,文学风网站助力写手,红网评论员,曾在光明网、中国作家网内蒙古新闻网、红网、榕树下发表小说、散文若干篇首,并在赤峰日报、红山晚报、百柳、当代闪小说发表作品,其中《我的岳阳情结》在岳阳市《生态岳阳,美丽洞庭》征文中获奖。现在是赤峰市作家协会会员,宁城县作家协会 副主席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闯山的闹心事  

2014-08-24 14:49:52|  分类: 原创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闯山大女儿双燕,左右都没拦住,横跳黄河竖跳海,一扑棱翅膀,飞到天津三河,跟一个叫田炳华的湖北佬,勾搭连环,生死不离,任凭他说出天花来,愣是一下子撞到南墙上,掏心掏肝的跟着人家过日子。双燕出嫁,七姑八大姨的刚散去,闯山憋着气喝了一杯衡水老白干。郑重其事的给媳妇贾桂莲上课,这课不上不行了,要乱套,要捂不住钻帽。
  “你是死的,把孩子拉扯那么大,你说容易吗?这两个孩子从小到大,那可是咱用钱把她堆大的。你可好,双燕叫几声妈,你就不知道东南西北,稀里糊涂的把人就给放出了。你是猪脑子,咱养活孩子,不就是图养老吗?你可好,今后你腰托再犯,我是不侍候你,疼死你,渴死你,饿死你,我看着才高兴。你死了,我再找一个年轻的,或许还能给我生一个大胖小子”
  贾桂莲也不是孬茬儿,想当年那也是个人物。从她跟闯山结婚以后,就成了这个家的大拿,什么柴米油盐酱醋茶,全都她一个人,张跟头大把式的张罗。闯山倒了油在家里倒成了倒了瓶都不扶的懒人,闯山也有闯山的好处,他怀里面抱着大马鞭,赶着大马车,起早贪黑,没少往回赚钱。闯山这个人,身强力不亏,装砖、装煤、装膨润土、装钢坯,那是一个顶俩。他干到起劲的时候,哪怕是树叶裹满白霜的冬天,他满脸都是热气腾腾的汗,热得受不了干脆光着膀子干,孜孜的汗液顺着他浓密的胸毛上往下滴答。
  “闯山,你小子是不是老牛托生的,看看你胸脯子全是毛。”
  “嘿,我说嫂子,你是不是眼馋了是不是,按照老辈子人说,我胸脯子长着这么多的毛,那是青龙呀,一万个女子,都摊不上一个青龙汉子。青龙汉子侍候你们女人来,那可是顺风顺水,浑身骨头软,轻飘飘的都赶上腾云驾雾。嫂子,你就是掏200元,我还是不稀得扯扯你。”
  “呸,呸,赶紧闭上你的臭嘴。你再胡说八道,我告诉桂莲晚上把你劁了,后半辈让你当老公,看你还到处浪张。”
  闯山的挠钱的耙子齿长,一天也不着闲儿往家里挠钱,桂莲的盛钱的匣子有底儿,日子越过越有,钱越来越多。土房换瓦房,马车换汽车,日子过得有滋有味,再好的日子也有不随心的地方,两个孩子全都是丫头片子,在人眼眉前,比别人矮一截。闯山每到过年过节看着人们上坟燎纸,眼睛就含着泪,低头不语,说些丧气话。贾桂莲却掐着腰板,指点着闯山,大声嚷嚷“告诉你,闯山你别跟我摆B,丫头我都不愿意跟你生。你瞧瞧你娘那个揍像,放在二十年前,我就跟着别人过了。这些年,我让你祸害的人不人鬼不鬼,谁也不稀罕了,要不然我怕你个蛋求。”闯山这家伙,你让他干活,那是一个顶三,想当初给镇里的粮店卸白面,头顶一袋子白面,一个咯吱窝夹着一袋白面,脸不红,气不粗,比叫驴都牲口。你要是让他白扯个理,我的那老天爷,抓耳挠腮,摇头尾巴晃,支支吾吾,那算是哑巴哭他妈完完的了……他气还不消,不敢大声说,只是小声嘟囔“败家娘们,真不添浩人。那天,我非得再找一个娘们,让她给我生一个大胖小子,气死你烂女人。”贾桂莲听了,火冒三丈,指点着闯山就骂“好你个陈世美,刚要喝碗粥,你就不知道咋胀包了。你他妈的敢去嫖,我堵住你们狗男女,给你扒光腚,好好骚骚你们,后半辈我都不让你好过。你不是想要孩崽子吗,刚下生我就在你们面前,活活的摔死。王八蛋闯山,你他妈的给我听着,你再他妈的看着碗里的,瞅着锅里的,你睡着的时候,我就给你点天灯。”闯山不敢再贾桂莲跟前乱说,俗话说的好呀,穷得怕横的,横的怕不要命的,他可知道贾秀芝那脾气,急眼啥事都敢做,闯山在贾桂莲面前,再也不敢瞎磨叽了。
  双燕是闯山手心里的宝,从小到大,从没戳过他一个手指头。前年,双燕要去天津三河打工,他心里有自己的小九九,横栏竖拦不让去,没想到这丫头把贾桂芝搬出来。这两口子,互不相让,还真磕上了。
  “双燕去就去吧,你当爹的拦着她,你啥意思。”
  “我啥意思,养儿防老。咱没儿子,就得把闺女当儿子使唤,假如双燕在外面刮拉住了,不回来了,咱们咋办?谁养咱们老。”
  “瞧瞧你那死色,这也指望孩子,那也指望孩子,你到底是不是大老爷们,你是不是男人。”
  “嘿,我说你别不愿意听。老辈人说得好呀,人无远虑必有近忧。人还老年轻,你看看跟咱仿上仿下的人,都他妈的消灭了多少个。陈长青今年春天,得肺癌摸阎王爷鼻子去了;张永林得了脑血栓,精不精傻不傻,玩完了。你咋这么不考虑事儿呀。”
  闯山说了千遍万遍,贾桂莲根本就没往心里去,他的那些话真是这个耳朵听那个耳朵冒了。贾桂莲趁着闯山开着农用汽车给凌源送煤的空当,就把双燕给放跑了。
  闯山回来,闷闷不乐七八天。他心里好像明镜似得,他的日子虽然好,但是毕竟是穷山沟子,没有柏油路,没有高楼,去趟县城就得折腾一天多。双燕这丫头野呀,心根本就不在破山沟子,做梦都想飞出去。闯山虽然是个闷葫芦,但是看人看事还是非常准的。果然不出所料,去年腊月就领回一个南方鬼子,湖北孝感的小伙子,他有些恼怒,这个双燕也太过了,根本就没把亲爹当成一盘菜……贾桂莲却喜笑颜开,笑嘻嘻的说“湖北人好呀,老辈人儿都说了,天上九头鸟,地上湖北佬,我高兴不是一般的高兴,而是太太太高兴了。”这个湖北佬却很会来事,不多言不多语,那可是一个难得的人鬼子。闯山见生米煮成熟饭,也奈何不了双燕,找一个借口,到阿旗的老姑家住半个月他打道回府的时候,双燕和湖北佬急不可待的早就双双对对的雁南飞了。
  闯山苦闷孤独,好像换了一个人,经常坐在门口的石板上,一口接一口的吧嗒着苦辣的旱烟。老邻旧居们,都在悄悄的议论,闯山一下子变老了,头发白了不少,脸上的褶子,多了很多,深了很多,特别是哪腰板,再也不挺不直溜了,弯弯钩钩,好像老秋被霜打的高粱叶,没有了生气。双燕那丫头,可不管黄天绿地,跟他吵跟他闹,甚至要跳井上吊。闯山真是没办法,儿大不由娘,这女大也不由爷呀.....
  贾秀芝早就知道闯山心里那点鬼八卦,看到他那黑纸一样的表情,心里也上来了心不济,挺大的姑娘,就这样拍拍屁股走人了,天津三河到这里有多远了,想闺女了,要是住一趟闺女家,那得多不容易呀,她心酸不往外露。
  “双燕那孩子,在外面野惯了,要是让她再回到这土窝窝里来,恐怕你就是揍死她,也不带回头的。她那脾气随你,红咸菜酱(犟)种。”
  “你还有脸说,双燕这孩子小时候多好,对我那可没的说,都是你这个当妈给惯得,这回好养个孩子让猫叼走了。你就瞎嘚瑟吧,早晚有那天,谁都不管你,闹病你想喝口凉水,都没人给你端。”
  “那不管事的,有二燕呢?”
  “我就怕你把二燕也放秃尾巴子鹰。”
  、“我肯定会长心眼,牢牢的把二燕拴在家里,你就拼命的往家挠钱吧。咱们也要到城里买楼,买上下楼,楼上是二燕一家子,楼下是咱们老两口,有个啥事都能照应。”
  “滚蛋,打死我都不住楼,窝吃窝拉,多他娘的埋汰。再说,我一上厕所,屁股坐在那地方,根本就拉不出屎,那不得活活把我憋死。”
  贾秀芝听了哈哈笑,心里始终那么敞亮,真是腚眼太大了,把心都拉出了。闯山心里更加火冒三丈,恨不得举起巴掌,狠狠的扇他几个耳光。我在跟你讨论大事,你这娘们可好,冷笑热哈哈,根本就不拿你老爷们当烧火棍。
  “哎,下个月,咱家二燕也要订婚了。”
  “你说啥?”
  “人我都看过了,那小伙子文文静静的,心眼子不比那个湖北佬差。他已经在新城区新天地买了19楼,也给咱交了首付,咱们在18楼,楼上楼下,我看还挺方便。”
  “这事你咋不跟我说一声呀?”
  “跟你说有用吗?人家二燕愿意,你还想拉横车咋的?”
  闯山太闹心了,他在这个家毛的地位都没有,觉得一阵头晕目眩,赶紧扶着墙,缓缓的坐在墙根下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。贾秀芝觉得他有点不对劲,赶紧上前。
  “你咋了,那不舒服。”
  “老了,不行了。”
  闯山说着,眼泪就哗哗啦啦的落下来。他再也不能忍了,他要痛痛快快的大哭一场,这些年来,太憋屈了,太委屈了。为了这个家,忍气吞声,默默无闻,如今孩子们大了,都想往外飞,根本就没有这个家,根本就不体谅当爸爸的难处呀,老了挪不动爬不动,谁来养活我呀。
  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