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梅花君子

因为平凡,文字因此亲切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梅花君子,原名王海,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,文学风网站助力写手,红网评论员,曾在光明网、中国作家网内蒙古新闻网、红网、榕树下发表小说、散文若干篇首,并在赤峰日报、红山晚报、百柳、当代闪小说发表作品,其中《我的岳阳情结》在岳阳市《生态岳阳,美丽洞庭》征文中获奖。现在是赤峰市作家协会会员,宁城县作家协会 副主席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冬天里的幸福  

2015-01-31 12:28:4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父辈祖辈最大的幸福是什么,让我自然的联想到一句非常普通的顺口溜十亩地一头牛,孩子老婆热炕头。也许就是这触手可及的幸福,祖辈们不知要付出多少血汗。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父辈们,在历史的长河里都总面黄肌瘦,破衣啰嗦。扶老携幼,顶风冒雪,从山东河南等水害地,走向关东大地。如今呀,就是谁家有红白喜事,一桌子人围坐起来,在喝茶聊天之际,说起一辈子都没印象的老家,总是延续着祖宗的话题,我们老家在山东省登州府,我们老家在山东省海阳县等等。来到关外的经历大都是黄河发大水,房屋田地被冲,亲人离散,为了讨生活,便成群结队,沿路乞讨,风餐露宿,爱冷受冻,一路北上。

我小时候,不爱吃饭,还摔碗扔筷子耍脾气,爷爷却把脸一黑小孩子崽子。有口东西吃就不赖了。当初我老太爷为了讨活命,三天三夜没吃饭,领着媳妇挑着挑子,过关过口,晚上没钱住店,只能钻有钱人家的草屋子、靠大道边的柴火垛,冻手冻脚,两个耳朵愣是冻掉一个,成了单耳立,那罪遭老鼻子了。你现在还不知足,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。我最烦爷爷给我忆苦思甜,那是万恶的旧社会,现在可是天新地新的新社会,哪能比吗?

在幼时的记忆里,冬天总是特别的冷。早晨起来,窗户里挂满了一层厚厚的霜雪,从被窝里伸出胳膊,感觉冷飕飕的,就是不想起来,蒙头盖腚耍赖皮。妈妈总是把我的棉袄棉裤放在灶火上烤,用手一摸热乎乎的,我才极不情愿的穿衣服。爸爸脾气极坏,最烦我睡懒觉,先还耐着性子给我说好的,一连三四遍,见我不理不睬便翻脸来脾气,我顶着风扛秫秸,耍犟玩倔他失去耐心,巴掌落在屁股上,连哭带嚎,妈妈不得不出面给我挣理,又亲有抱,连哄带哨。那时候,我可真怕冷呀,手、耳朵每年冬天都冻得流脓流水,奇痒难耐,经常半夜哭闹。妈妈跟爸爸总是拌嘴,数落爸爸缺心眼,为了生产队的事,一点都不顾家。爸爸总是沉默无语,披着衣服,低着头一代接着一袋抽烟。满屋子都是呛人的旱烟味儿,经常被熏醒,咔咔的咳嗽,爸爸自然又被妈妈一阵子批斗......睡觉不老实,翻身蹬腿打把式,把被子登开,露手露脚露身子,半夜冻醒,浑身冰凉。妈妈总结了教训,在她纳完鞋底,做完衣服之后,睡觉前总不忘给我被子上压上厚重的棉袄棉裤闲被子褥子,冷倒是不冷了,却经常被重物压得喘不过气,被活活憋醒。妈妈不得不把重物从被子上拿开,悄声细语的说儿子,好好睡觉,别乱翻身,别乱蹬腿。迷迷瞪瞪的我,总是胡乱应付。

岁月流转,好像流水,哗哗啦啦往前流淌。日子在汗水的滋养下,逐渐丰稔起来。爸爸也更顾家了,老秋的时候把房子墙沾满高粱挠子,在糊上厚厚的瓤秸泥,用铁泥抹子细致摸匀,看上去非常好看。入冬以后,别人家屋子冷得好像冰窖赛过寒宫。我家却暖意融融,有时候在屋里就是穿小单褂,都不觉得冷。爸爸收心过日子后,还挺钻研居然能有瓤秸泥做出一个大泥火盆,放在炕上用高粱挠子把高粱帽子点燃,再用草木灰把通红的火苗闷住。保暖效果非常好,从外面冷风冷气的进屋,总是习惯的把手伸到火盆上取暖。小时候,我倒是没少在火盆上淘气。邻居家的奶奶过年来串门,两只手弯曲着烤手。我悄悄的把小鞭炮塞进火盆里,过不大一会儿,便嘭一声炸响,灰飞了奶奶一脸。爸爸恼羞成怒,把我摁在炕上要,褪下裤子露出屁股,举起鞋底子要打屁股。邻居家奶奶把爸爸怒喝住,大声说淘小子淘小子,不淘气那小子就有毛病了。爸爸便借坡下驴,收起了巴掌。吃饭的时候,爸爸却看着我笑了,妈妈也笑了。我不解其中味,低着头悄悄吃饭,爸爸摸着我脑瓜儿子,你别再淘气,再祸害人,我可真揍你了。语气便绵软很多,似乎还有一种自豪意味。

爸爸的责任感越来越重了,为了让屋子里充满暖意。下来秋后,总是扛起镐头刨棒子茬、高粱茬,然后让生产队的大马车拉回来,四四方方跺好,看上去很漂亮。棒子茬、高粱茬不够分,爸爸便起早背着柳编花娄、抱着耙子去树林里镂树叶子,一个早晨就能背回四五花篓,顶着一身浓重的霜雪进屋,便向妈妈请功这天没少闹了,再起十多天大早,今年冬天就不会挨冷受冻啦。有时候刚入冬,就会捂上厚厚的大雪,略微慵懒的人们,因为没有足够的柴禾烧炕,屋子里真是清风冷灶,坐在屋里都伸不出手。因为我家暖和,便成了左右邻居串门的好地方。男男女女,老老少少坐一屋子人,抽烟、喝酒、拉呱、打牌、听戏匣子。现在回想起来,也但是一种简单的幸福。

我清楚记得,在七八岁的时候,还没过立冬就下雪,把庄稼秸秆全都捂在地里,家家户户还都没来得及搂树叶子准备猫冬,给人们来一个措手不及。爸爸却不急不慌,把堆在墙角的树疙瘩搬出来,抡起大洋镐,随着嘿哈,嘿

声音,树疙瘩便咯吱咯吱碎成两半。一上午下来,木头绊子便堆积如山,灶火膛里始终有塞着木头,跃动着或弱或强的火苗,别人家窗户纸上一层霜雪,我家却没挂霜,放在化肥袋里的土豆反而长出了弯弯曲曲的牙子。我成了小伙伴们的中心人物,成为说一不二领导者,谁要是呛了我肺管子,马上就把他推出我家门,让他在外面受冻。爸爸看着我红扑扑的脸蛋子,叼着烟袋的嘴,露出了笑容你爸爸别的能耐没有,最起码不能让我儿子挨冻。爸爸说话的那神情,至今还在眼前浮现,回想儿时那段时光,也充满了一种幸福的回味。

结婚后第三年冬天,为了生活不得不去外地,妈妈也去了亲戚家帮忙。家里只剩下老婆孩子,每到刮风下雪的时候,那颗心就悬在嗓子眼上,整晚都睡不好觉,总担心她们娘们,是不是受冷受冻。腊月底,我回到家的时候,没想到新盘了炉子,炉子里煤火正旺,满屋子都热烘烘的。我不明白究竟是咋回事,还是老婆道破天机。下了第一场大雪的第二天,二叔二婶便到我家来,老婆看着孩子,抽不开身,烧柴紧张,冷房冷屋,孩子的手冻得通红。二婶心疼下辈子人,便督促二叔给盘了炉子,还拉过一车块煤......

生活富足的我们,觉得幸福离着我们越来越远,肉常吃,酒长喝......哪怕是最清寒的家庭,显著的变化,也超越了以前最富有的人家。不知为什么,一个个变得浮躁起来,总觉得谁都对不起他,被一种病态的情绪所包围。有时候,我会常常想起爷爷那句常说的话生在福中不知福,品咂着自己经历的温暖而又幸福的体验。总有一种思绪萦绕在我的心头,要像品茶一样,品味着平淡绵长的幸福,要怀着一颗平常心,踏踏实实工作,平平淡淡做人,让生活中充盈着一种绵长的幸福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