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梅花君子

因为平凡,文字因此亲切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梅花君子,原名王海,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,文学风网站助力写手,红网评论员,曾在光明网、中国作家网内蒙古新闻网、红网、榕树下发表小说、散文若干篇首,并在赤峰日报、红山晚报、百柳、当代闪小说发表作品,其中《我的岳阳情结》在岳阳市《生态岳阳,美丽洞庭》征文中获奖。现在是赤峰市作家协会会员,宁城县作家协会 副主席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贼冰  

2015-12-14 18:03:0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们这地方气候古怪,年年还没入冬,雪花乱飞,不依不饶,老人们常说,没立冬先立冬。过了立冬,却艳阳高照,温暖的太阳把沟沟叉叉的雪全都融化,就是背阴山坡,不见阳光的墙旮旯,也看不见积雪的影子。我们这里离沙漠近,一刮风就漫天黄沙,呼呼啦啦,沙子眯眼想睁都睁不开。浮土细沙把冰层盖住,我们管土层下面的冰叫贼冰。贼冰就好像藏在背后的坏蛋,常常背地使坏,骑自行车学生、摩托车的小伙子、拄着拐杖的老人,时不时就遭到贼冰的黑手,轻者会摔倒在地,浑身是土,鼻子出血,重者骨折住院。

小时候,爷爷告诉过我,冬天不能仰脸朝天不看道,小心脚下有贼冰,滑到了磕掉你的大门牙。爷爷的话,我不当回事,这耳朵听那耳朵冒。在我十岁那年。有天早晨起来晚来,怕迟到让老师罚站。我横背着书包,顶着呼啸的北风,兔子一样飞奔。在老生产队老墙根儿拐弯猛跑,埋在浮土下面的冰,伸出大手抱住大腿,把我摔个狗抢屎,脑门磕在石头上,虽然没流血,却起了一个大包。爷爷看见我脑门的大包,又是疼又是骂“你这孩子,我告诉你多少次了,小心贼冰,你就是不听,遭报应了吧。哼,不听老人言,吃亏在眼前。”

我们这儿冬天太长,没事的时候就抬出锣鼓镲,闲极无聊的人们,抡起鼓槌,咚咚锵锵的敲鼓,挥起大铜镲,敲起了铢铢镲。小年轻的,绑着高跷腿,在空地上练高跷。我们村的高跷在附近最出名,能卷白菜心,能编花篮,还有几个小伙子,能劈叉能单腿蹦还能踩着高跷跳绳。在全镇高跷汇演中,我们村总能拿第一。

那年,我正当村里的团支部书记。老干部们图清闲,把组织去镇里高跷汇演的事,交给我管。我不好喜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只能站在那充数。我明白,这会太不好管,俗话说得好呀,能领千军,不领一会。东山一个兔子,西山一个野鸡,不服管,不好管。这一切的组织工作,都由会首汪老三代办。他五十七八,腰不弯,腿不瘸,跑前跑后,张张罗罗特精神。他不把我当大人,始终当孩子,我跟他儿子来宝是同学,从小学到中学,都是同学,一起掏过鸟窝,一起偷过西瓜.....他拍着胸脯“你还是孩子,没经过事,我是你叔,由我给你顶着,你就瞧好吧。”

汪老三从腊月二十就操练人马,每天下午都在老大队门前,热热闹闹操练一番。他岁数大,辈分高,谁要不是不好好练,他开口就骂,骂觉得不过瘾,就撅一根细溜溜的柳树条,啪啪抽脊梁骨。“练就像练的,不练就别往这里钻。我这里人有的是,没有你我照样在全镇拿第一。”人们争着踩高跷,总是有私心的,想着出出风头,男的想混个媳妇,女的想找一个好小伙儿。这些人,身上挨几下子,,不当吃根辣葱,还有人耍二皮脸“打是亲,骂是爱。”这些人,被汪老三统统成为“你们这些个冤家呀,真拿你们没办法。”

来宝说,他喜欢上兰二妮了。我撇嘴,什么眼光呀,兰二妮,小个,粗腰,一说话就眨巴眼,连初中没毕业,来宝是高中生,考大学就差那么一点点呀,他们在一起不合适,不是一般的不合适,而是太不合适。他不听劝,硬要往牛角尖钻。你愿意钻,我拿你也没法。仔细想想,来宝对我真好,掏心掏肝的好,我不能眼看着他往火坑里跳。他这个人我特清楚,人家给他两句热乎话,就找不到北。兰二妮把他迷住了,而且痴心不改。兰二妮啥人呀,长得丑说话直,办事差劲,假如他们结婚过日子,准有后悔那天。这世界上哪有卖后悔药,我是他铁哥们,必须为他后半生负责,给他一棍子,让他从兰二妮的迷魂阵里走出。正月初三晚上,我到村部值班,正赶上汪老二在商店买烟,我把他叫到我办公室,先让他吃花生嗑瓜子,先扯一会犊子,才慢慢说到正题。他听说来宝跟兰二妮搞对象,他脸都气紫了,闭着眼半天才缓过这口气“这猴崽子,是不是喝了迷魂汤了,非得好好给他过堂。”我赶紧给汪老二倒了一杯水“叔,你别着急,来日方长。你是如来佛,他孙猴子再能耐,还能跑出你手心。”

正月初五下午汪老二,在村里的大喇叭上招呼,踩高跷的人必须把高跷腿子,全部交上来,为防贼冰害人,要统一在高跷腿底下,钉上麻面铁掌。为防止高跷腿子出现差错,每个人要用墨水在腿上上号上名字。

正月初六上午,跟萤石矿的董老板定好了,九点钟准时到,在那里打头场,要是踩好了,扭出新花样,老板重重有赏,他财大气粗,给个万八千,也不在话下。初六上午,高跷会来到萤石矿大院,鼓乐喧天,高跷踩得格外热闹,孙悟空跟白骨精厮打,赃官跳绳,猪八戒逗小媳妇,最出彩就是兰二妮装扮的老媒婆,手里拿着眼袋,比比划划,把人们笑的前仰后合。各色绝活晾完之后,喇叭紧吹,锣鼓紧敲,大镲紧打,开始卷白菜心,正当要卷成菜心的关键时刻,只听妈呀一声尖叫,兰二妮被贼冰拽到,摔得仰面朝天,鼻子耳朵顿时出血了.....

兰二妮残废了,再也站不起来。

来宝和兰二妮的婚事,彻底散板了。

三年后,兰二妮爸爸兰凤军拎着菜刀,红着眼睛,骑在汪老二家门口要他命。我闻讯后骑着摩托车到了现场。

“你他妈的是人吗?我没刨过你家祖坟,没把你家孩子抱着扔井里。你凭啥不给我家二妮高跷腿上不钉铁掌,你他妈安得啥心呀。”

我倒吸了口凉气,贼冰不可怕,这世界上还有比贼冰更可怕的东西。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