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梅花君子

因为平凡,文字因此亲切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梅花君子,原名王海,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,文学风网站助力写手,红网评论员,曾在光明网、中国作家网内蒙古新闻网、红网、榕树下发表小说、散文若干篇首,并在赤峰日报、红山晚报、百柳、当代闪小说发表作品,其中《我的岳阳情结》在岳阳市《生态岳阳,美丽洞庭》征文中获奖。现在是赤峰市作家协会会员,宁城县作家协会 副主席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秋分  

2016-09-19 16:58:4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老郭被尊为老庄稼人,啥时能种地,啥时能动镰刀,前后院的邻居,都得过来问他,他说啥时能种就啥时种,他说啥时能动镰刀,就啥时动镰刀。当然,也有愣头青对老郭的预言,不肖一顾,我行我素,最终都自找苦吃。

头两年,前院老叔对老郭的叮嘱,没放在二斤半上,刚过清明就种大田,结果土壤半湿不干,种子都芽干了,不得不种重茬地,损失蛮大;我亲哥对老郭的预言,不放在二斤半上,不顾老郭警告,谷子伤镰一把糠的警告,2003年秋分刚过,就带领我嫂,挥舞镰刀割谷子,用扇车风谷子时,不是糠就是秕子,损失大了。老郭笑嘻嘻看着我哥霜打的那张脸,感慨道“不听老人言,吃亏在眼前。”

去年,老郭病重不能起床,自然也就不能观天看地。秋分前四五天,便纷纷从地里把谷穗、高粱穗,用镰刀割几个穗,让老郭看看该不该割。老郭睁开眼睛,呼噜呼噜喘着粗气,把谷粒和高粱粒,用手攥,用牙咬,用眼看,晃晃脑袋,“早,早,你们仔细看看,里面有不少青眼子,晴天烈日的再上个四五天,谷子高粱都上成实了,那得多打多少粮食。”老郭的话,比圣旨还管用。

秋分这天吃完晌午饭,前后院的人们,都躺在自家炕头上眯缝着睡觉。

忽然,阴云密布,电闪雷鸣,葡萄粒大小的冰雹,从天上哗哗啦啦倒下来,夹杂着呼呼啦啦的狂风。半小时,云散风停,谷子地垄沟一片金黄,高粱脑袋,好像一片死家雀横七竖八的躺在那里。

四邻八舍,哭嚎一片。一年的成果,就这样付诸东流了。

老郭在炕头上,听见众人啼哭,忙问儿子小郭.....泪水模糊了老郭的双眼,喃喃自语“咱们这地方,过了白露,就没下过雹子。”

入夜,老郭口喷鲜血而亡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